文章部分转载自读者投稿,版权归豆瓣所有


写在前面:


昨天相信关注湾区N号房事件的读者们都看到了《“湾区n号房事件”中,我老公个人信息被公开。但这也许会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作者小苗,因为其丈夫被曝光在群内而选择发声,控诉遭到了网络暴力——

“由于telegram可以被陌生人加群的特殊性,有些被曝光个人信息的群员是完全未知这个群的存在的,也从未浏览过群内内容,却因为是群成员而被公开了信息。”

针对这篇当事人妻子的发声,我们看到了一篇文章持有完全相反的观点。

“我们有责任在中文语境下,发出第二种opinion。根据加州的法律,并不是你没做什么就不违法。如果那个群组里真实有跟17岁未成年人发生了性关系,就是违法,那么是需要上报的,否则就是知情不报,一样也是违法。”

以下文章转载自网友一一的豆瓣日记,有稍作修改。原文可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

我必须要说,我对小苗的那篇文章持全面否定的态度,即使她声称自己丈夫是受害者。

“否定的态度”并不是指我就此指认她的丈夫为加害者,而是对小苗全篇文章的逻辑混乱及她此次发声带来的影响持否定态度。

我们先来捋清楚“小苗丈夫事件”的几个事实点。

1.Tele群组“湾区友好群”涉及在群内分享女性信息、暴露女性私密照、交换性资源。

2.小苗丈夫被曝出在该群内,并根据账号被扒出各类现实信息。

3.小苗丈夫承认自己在该群内,并分享出自己的截图,根据小苗所述,这是小苗丈夫第一次见到此群。
据小苗称,该群目前已被解散。图片来源:硅谷丁丁

按照小苗所述:
她的丈夫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拉入这个群,因此这个群从未被打开过,而之后,小苗及其丈夫也没有打开此群,并以截图及视频录制留存证据。
简单来说,从小苗和丈夫发现该群起,到该群解散,没有人打开过此群。

我们无意在此讨论小苗丈夫是否如他所言是第一次打开这个群组,只是列出几个值得继续商讨的点:

一是,既然一直到该群解散也从未打开过该群,那为何此群在截图页面里是“静音”状态

二是,2K的未读消息是否足以证明该群“从未”被打开。假如小苗丈夫只是加入短短几天,以2K消息的体量,“从未”两个字的可能性就会大大提高。但假如小苗丈夫加入长达一个月甚至几个月,那2K的未读消息可能并不能证明什么。但小苗及其丈夫显然没有意识到要保留入群时间的证据,只是简单的停留在tele界面上。

除此以外,小苗整篇文章对于此事附加的论据就是描述她的丈夫是一个好人,叙述她丈夫的日常,再加入朋友对她丈夫的评价。
我能理解小苗作为另一半试图从日常生活证明她的丈夫绝非“坏人”。
但显然,此种叙述对于探寻事实真相没有任何帮助。

图片来源:硅谷丁丁

其实疑点不止于此
由于缺乏证据,这几个点也能被单方面“无证据”式解释;
由于缺乏证据,一切的一切都成了谜团。
而目前为止小苗文章内提供的论据显然尚不足以证明小苗丈夫只是单纯地被拉入此群。

但如果脱离来看这件事,其实这篇文章内小苗流露出的对这件事的看法更令人觉得疑惑

首先文章中称,
此次N号房事件本为“关注女性权益,呼吁更多女性保护自身信息,不要被坏人们放在网络上宣传。”
又称,“因为大部分群成员身上有湾区大厂精英等标签,又因为在这个群里,所以这个群的群成员们迅速收获了巨大的关注。”

我必须驳斥,此次N号房事件,不是为了呼吁女性要“做好自己”,是在有人侵犯女性权益并涉及犯罪的情况下女性的维权行动。
用一个性质恶劣的事件去“呼吁”受害者保护自己,我无法理解此种逻辑,如果小苗要这样理解这件事,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发生在小苗丈夫身上的事,是为了呼吁男性做好自己,不要随便进淫秽色情共享群?
而就算这样对比,两者似乎也不能等同,因为前者女性是无辜受害,而后者的确身处一个说不清的群组。

第二
关于小苗所说,因为“湾区”“大厂”等标签才迅速收获了巨大的关注。我想告诉小苗,人们的关注重点并非是“湾区”“大厂”,而是“N号房”,人们关注的是此群内涉及的各种闻所未闻的“肮脏”和“丑陋”,“湾区”“大厂”不过是一种附带,我不否认精英标签对这件事添加的传播buff,但是这件事被广泛传播显然不是因为“精英”两个字,而是“恶意传播女性私密照”及其他恶行。
图片来源:硅谷丁丁

而如果说小苗的看法还能作为一种想法被客观理解,小苗发声本身所带来的诡异感才是最难消解的。

我想我们都可以认同,此次事件发酵后的舆论场应当在“男性对女性的侵犯”这个话题上,无论最后话题减弱到何种地步,起码重点也是在男性施害方上和女性维权上,但不管如何发展,总归脱离不了此次事件中的“男性”行为。但小苗的发声却将此次事件吊诡地拖入了“女性战场”,明明应当对男性施害方进行的驳斥和对抗,此刻却被迫要对另一个女性进行。

一件男性对女性进行的加害事件,最后却沦落成女性之间的互相争执和倾轧,这让人觉得十分灰心。

我能理解小苗身为家属想要为自己另一半澄清的心,但我也想问,既然已经选择出来澄清,为什么不让作为当事人和受害人(小苗认定自己的丈夫是此次事件的受害人)的小苗丈夫出来澄清,而是让一个非当事人代为澄清?难道一个非当事人会比当事人更了解事情经过吗?

在文章中,小苗多次以第三方的角度进行“转述”,这种“转述”难道会比自我说明更清晰吗?还是说,一个飘洋过海过关斩将的成年人,大众眼中的“精英”,在此刻突然失去了勇气,变成了弱小无助的孩童,无法自己站出来对自己未曾做过的事情做出澄清?

我觉得小苗既然表现出了对自己丈夫无条件的信任,那或许也应当相信自己的丈夫有自己澄清的能力和勇气。

此刻,我们谁也无法看清事件的真相,但小苗本来可以。

她明明比我们都更接近真相,但她却自己错过了,然后在文章里质问网友是不是单凭几张截图就要论罪。她本来可以看到这个群的真实样貌,然后帮助留存证据以证清白。
但她选择了最令人费解的方式,既不探寻真相,也不保留证据,然后在证据模糊的空间里要求别人相信她的话,以至于信或者不信都成了立场的选择。

我希望接下来针对这件事,女性都可以不再主动站在“加害者”的立场一方,身处tele群的既然为男性,那他们也会有自证的能力,不必女性代为处理,他们已然是能对自己负责的成年人了,不需要别人替他们挡在前,何况女性并不能替他们证明自己的清白。

——————————————–

针对N号房事件当事人的回应,我们有责任发出不同的声音。

我们对无意卷入这场风波,和无辜撞名的男生感到抱歉,但不希望文章中透露的“女的只是被放了裸照,我老公可是被曝光了名字啊”错觉深入人心。
正如一名pyq好友的反问:自证清白最简单的方式不是把群里的截图放出来吗?

图片来源:王大富



根据加州的法律,并不是你没做什么就不违法。硅谷大厂也对员工日常行为进行了基本的约束。

在各大公司的Code of Conduct里,至少FLAG,如果认真阅读关于harassment and discrimination policy, 就可以知道这些policy applies to you when you are using company computer or phone;

如果是用公司手机在这些群组里,后果和用公司电脑,已经在公司登陆一样,是有可能被开除的;

并且这些大公司对于harassment的规定是可以延伸到非公司电脑和手机的,哪怕你用私人设备登陆这些群,也有可能导致discipline。

👆网友璀璨者说得好,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没有立场”,只有“隔岸观火”的立场。
也如那句著名的——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欢迎更多律师、咨询、HR背景的朋友来后台留言发表观点,让受到侵犯的女性受到保护。

文章作者 | 一一
编辑 | 爆炸君

查看豆瓣原文请戳“阅读原文”

更多湾区本地资讯请关注👇
如果觉得有用,欢迎点“在看”哦👇

留言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